刘月霞

我要颠覆自己的世界

秘密房间

“告诉我那个秘密吧。”

小雪从高高的水塔上跳下来,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我被吓了一跳,环看一遍四周,发现自己在初中教学楼的天台上,没错,就是张雅洁最后一次和我告别的那个地方,我一直都记得。

小雪牵着我的手一路往下走去,打开九楼的铁门,走过七楼的化学实验室,绕过另一边的过道,来到透明色的楼梯前。

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她带着我走下楼梯,前往一条墙上挂满照片的走廊,相框形态各异,有的方,有的圆,有的不规则。里面的照片更是吸引人,从前的学生,我认识的老师,熟悉的朋友,一个个历历在目,好像不久前才在这儿出现过,而现在就只剩下小雪一人在我的身边了。

“那是一个迷宫吗?”

她小声地问着我,我点了点头...

真实

“真心希望你能早点明白过来。”

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四周空无一人,加上突如其来的头痛,我能百分百确定,它来自我的内心,或许是“刘月霞”在呼喊。

“不对吧?就你一个人?”

后面的房子走出一人,是黄嘉嘉,她与先前相见时有所不同,换了一件衣服。

“为什么都没有人了?”

我不解地问她。从走出黄千行的屋子,直到这里见到黄嘉嘉,我跑了约有十几分钟,中心路上没有见到一人出现。

“关于这个…得感谢你带来的那位小妹妹,非常厉害,我为你设下的各个难关,全被她解决了。”

“什么?那她人现在在什么哪里?”我嘴里问着小雪的下落,心里则是想:不会吧?她不会真杀了人吧?

这疑问我没敢说出来,可看见黄嘉嘉笑...

天黑之后

在棋局的末段,唐飞鱼的“兵”升变为“后”,但由于各路防线被破,尽管成“后”也没能追上一败涂地的局势。

唐飞鱼败下阵来,下一个自然就轮到我。他还未起身便低头叹息几口,我一早知道他会惨败收场,作为一个新手来说,能撑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不错了,或者他也有自知之明,只是这失败的感觉实属令人难受。

我正准备上去,接替唐飞鱼的位置,就在这时候,一个人走进了屋里,是尤美。不用多想,看黄家兄弟紧随其后,就知道她和我们是相同的,此时我忽然有点担心小雪。试问,一行五人,四人都困于黄千行的屋子里,剩下小雪一个人在外头,很难说她暴走的话,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,所以我打算速战速决。

尤美满是不高兴地坐在我旁边,我没...

兵升变

李婷婷婷的惨败,成了我和唐飞鱼的阴影,黄千行表面微笑、友善,实则笑里藏刀、实力惊人,和我们之间的交手,莫不是只出了两成功力而已。

李婷婷婷推开椅子,起身向我们俩走来,眼中已是没有了神采,像是失恋一般的颓丧,像是过度打击之下的痴呆,又像是聋了一般,不单是我,唐飞鱼乃至黄千行的话语,她似乎一句没有听进去。回到座位上,嘴里叨叨不知道在讲些什么,唐飞鱼附耳过去也仅仅模糊听见一两句,什么马五进七、车六平八…

真是太可怕了,下棋居然下出后遗症。也难怪,被同一招折磨了十余盘,那简直就跟被同一个男人甩来甩去一样的痛苦,正所谓: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下一个坐上桌前和黄千行对局的人,...

铁门栓

由于李婷婷婷是第一个进入屋子的人,理所应当也是她第一个选择棋类和黄千行“对战”。

她走到桌子前,从左至右地扫了一眼,不出所料之下,选择了中国象棋。我估计另外两项她连基本的规则都不知道,别说是赢了,开局都可能是个困难。

但是她绝对不是一个人,因为在我旁边的唐飞鱼也不会国家象棋和围棋。他苦巴巴地看着李婷婷婷选了中国象棋,然后坐上桌子前的椅子,背后肯定是一阵凉风,“瓦瓦”的吹过。

“月霞,待会儿我要是装逼,你记得要拉着我。”唐飞鱼侧头小声对我说。

“你现在是在要求一个刚刚才对见死不救的人?放心,我一定不会的。”我也用同样声量大小回复他。

李婷婷婷坐下在椅子上,大喊了一声:“来吧,我不怕你了...

师兄让了我一手,充其量算是被我用智慧打败了。另一边的唐飞鱼战况可是一片惨烈,一对二的不利情况下,他只能硬拼自己擅长“三脚猫”,但始终双拳难敌四掌,随后被黄家兄弟狠狠地压制在地上。真是难为他了。

话说,为什么要打架呢?看着师兄的背影,我猛然想起这么一个疑问,好像是黄嘉嘉挑起,她嘴里所说的“游戏”,大概就是我的任务所在,看样子十有八九是她花钱雇的梁月友,为的就是这么一场无聊游戏。

我和唐飞鱼都是理论型的选手,不擅长打架,赢了师兄实属偶然和对方放水,被黄家兄弟狠狠地制服在地才是我们应有的表现。

于是出现了一种奇葩现象,我站在三人的对面,唐飞鱼被压制在两人的下前方,有好几秒钟,我都在等他说:“不...

夕阳

走出八边形的塔型建筑,太阳正处于下山状态,蔚蓝的天空霎时间转变成橙红色,像是被稀释后的血液一般。黄家内部到处是一片繁盛的吵闹声,有叫喊,有汽车,真令人怀念。

没等师兄追赶出来,我急忙地跑向中心路,就是那条位于中央,笔直的水泥路。一路奔跑,一路看见两边房子里的人,有认识的、有见过一两面的,还有关系不太好的。或许是我人缘不好的关系吧,最后这个好像特别的多。

跑了约有五分钟左右,突然,有个人从旁边的房子里被扔了出来。是唐飞鱼,他似乎完全不是黄家兄弟的对手,三两下就和尤美落下同样的下场。不过我也没有资格嘲笑他,自己还不是打不过,现在正铆足了劲在逃跑吗。

同是天涯沦落人。不忍心之下,我停下了脚步,...

八边形的天空

推开侧门,里头是个非常光亮、广阔的空间,由于门扉的老旧,只能是到半开的状态,我侧身进入大房间里。

房子的天花板非常的高,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,一个八边形的空洞缺口,抬头便能看见天空。怪不得我说这房间怎么那么亮,原来是自然光。

“你就是刘月霞,对吧”

一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本厚厚的本子,戴着眼镜,穿着斯文,谈吐有致。

没等我问出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”这句话,师兄便从后面,一脚踹开了侧门。

我见状,赶紧地在房子里寻找另一个出口,但是没能如愿地找到,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一个房间,这是一座没有完工的塔型建筑。

无路可逃之下,我只好是躲在了男人的背后,只见他笑了笑,似乎一点不介意的样子,还对我说:“...

我们的战争游戏

挨了一拳重击的尤美,被李婷婷婷扶起,而剑则跌落了在一旁。双胞胎兄弟用一种很平常的眼神与我们对视,似乎这件事情平平无奇,每天都在发生一般。

我试着让自己紧张不安的心安静下来,仔细地分析现在的状况。我们位于村口,目标是村子中某个位置的黄春凝,黄嘉嘉说是游戏,那么必然她一定将其躲藏在里面。旁边是空置的房子,有门面、看牌、侧门,大约估计曾经是小卖店之类的东西。眼前是黄家最有默契的双胞胎兄弟,我这么说应该比较容易理解,他们最强大的地方,不是力量,是彼此之间的信任,正因为如此,他们配合无间,默契十足。

“那是谁?”唐飞鱼伸手指着对面兄弟俩的方向,但却不是指他们任何一个。

一个身形高大的人从黄家兄弟的...

黄家兄弟

还是那片湖边的柳树的旁边,还是五对一的对峙场面,黄嘉嘉提出的要求是用了“必须”,如果我不答应,能活着走进黄家的可能率只有百分之七,但是,我答应的话,感觉又像是和去年莫名的扯上关系。

“我能考虑一下吗?”

关键时刻,我的选择困难症从不缺席地发作了,每每不能果断的决定,在她看来,都是个硬伤,回答我:“可以,三秒钟。”

三秒钟内,选择困难是不可能做出回答。突然,唐飞鱼走到了我的旁边,又踏前了半步的距离,抢先了我,说:“我们的决定是,答应你的提议。”

我有点惊讶,有点不知所措,至少他比我勇敢。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。

“你呢?没有话说吗?这可是你加时赛。”黄嘉嘉对我说。

我欲言又止的样子,在他...

1 / 13

© 刘月霞 | Powered by LOFTER